第二十四回 最后一战

  昔在九江上,遥望九华峰。
  天河挂绿水,秀出九芙蓉。
  我欲一挥手,谁人可相从。
  君为东道主,于此卧云松。
  ——李白
  九华山在安徽青阳西南四十里,即汉时泾县、陵阳二地。
  三国时孙吴分置临城县境,至隋废,唐置青阳县,以在青山之阳为名,属池州府。青山在县北五里,逾梅家岭,与贵池接壤。
  九华山南望陵阳,西朝秋浦,北接五溪大通,东际双峰龙口,昔名九子山。
  唐李白游九子山,见其山峰并时,如莲开九朵,改之为九华山。
  书记上有记载:“旧名九子山,唐李白以九峰如莲花削成,改之为九华山。”
  青阳县志上也有记载:“山近县西四十里,峰之得名者四十八,岩十四,洞五,岭十一,泉十八,源二,其余台石池涧溪潭之属以奇胜名者不一。”
  “知行合一”的王阳明曾读书于此山中,与李白书堂并名千古。
  诗仙李白改“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”有序。
  “……太史公南游,略而不书,事绝故老之口,复缺名贤之纪,虽灵仙往复而赋咏笔间,予乃削其旧号,加以九华之目,时访逅江汉,憩于夏侯回之堂,开檐岸帻,坐眺松雪,因与二三子联句,传之将来。”
  他们的诗是这样的:
  “妙右分二气,灵山开九华。”——李白。
  层标遏迟日,半壁明朝霞。”——高霁。
  积雪曜陲壑,飞流歆阳崖。”——韦权舆。
  青荧玉树色,缥渺羽人家。”——李白。
  九华山不但是诗人吟咏之地,也是佛家的地藏王道场。
  《地藏十轮》经:“安忍不动如大地,静虑深密如尽藏。”取名地藏。
  《大乘佛经》上记载的是:“地藏受释尊付嘱,令救度六道众生,决不成佛,常现身地狱中,以救众生之苦难,世称幽冥教主。”
  《地藏本愿》经二卷,唐实义难陀译,经中记载:“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,后召地藏大士永为幽冥教主,使世上有亲者皆得报本荐亲,咸登极乐。”
  这本书多说地狱诸相及追荐功德,为佛门的孝经。
  经中又说地藏菩萨救渡众生,不空誓,不成佛之弘愿,故名“地藏本愿”。
  所以“九华剑派”不但剑术精绝,同时也有诗人的浪漫和佛家的玄秘。
  武林中有七大剑派,九华山并不在其内,因为九华山门下的弟子本就极少,行踪更少出现在江湖。
  多年前江湖中就已盛传九华派已与幽冥教合敖,同时供奉的两位祖师,一位是地藏王菩萨,另一位就是诗酒风流。高绝千古的李白。
  据说这位青莲居士不但是诗仙,也是剑仙,九华的剑法,就是他一脉相传。直到千百年后,江湖中又出现位奇侠李慕白,也是九华派的嫡系。
  这些传说使得九华派在江湖人心目中变得更神秘。九华门下的弟子,行踪也更诡秘,近年来几乎已绝迹于江湖。
  但这些却还都不是让傅红雪吃惊的原因,令他吃惊的,是如意大师这个人。
  如意大师着白袍,登芒鞋,赤足,摩顶,神情严肃,眸子有光,看来无疑是位修为极深的出家人,一位出家的女人。
  她看来仿佛已近中年,身材适中,容貌端正,举止规矩有礼,一张表情严肃的脸上,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,更没有足以令人吃惊之处,无论任何人眼中看来,她只不过是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,和佛门中其他千千万万个谨守清规的尼姑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  可是在傅红雪眼中看来,就完全不同了。
  她的容貌虽平凡端庄;但一双玉手美如春葱,柔若无骨。她赤足着芒鞋,不着鸦头袜,露出一双底平趾敛的如霜雪白玉足,更美得令人目眩。她的白布僧袍宽大柔软,一尘不染,遮盖着她绝大部分身体。
  没有人会去幻想一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,在僧袍下的胴体是什么样子的。
  傅红雪却不能不想。
  ——栏杆上的洁白僧袍,浴池中的丰美胴体,黑暗中的呻吟呼吸,温暖光滑的拥抱,还有那双牵引他进入梦境的手。
  他竟不能不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出家人,和昨夜那个成熟而充满渴望的女子联想在一起。虽然他一直禁止自己去想,但却偏偏不能不想。
  虽然他对一切事都已能不闻不问,无动于衷,可是这规矩严肃的中年尼姑,却使得他的方寸大乱,他已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发干,心跳加速,几乎无法控制。
  如意大师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端庄严肃的脸上,还是全无表情。
  傅红雪几乎忍不住要冲过去,撕开她的僧衣,看看她是不是昨夜那个女人。可是他还是勉强忍耐住。
  他仿佛听见她在问:“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傅红雪施主?”
  他仿佛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回答:“是的,我就是傅红雪。”
  卓夫人看着他们,眼睛里的表情狡黠而诡谲。
  ——她是不是已知道他们的事?
  她忽然笑道:“大师驻锡九华,想不到居然也知道傅大侠的名声。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贫僧虽然身在方外,对江湖中的事,却并不十分生疏。”
  卓夫人又问道:“大师以前是不是见过他?”
  如意大师沉吟着,居然点了点头,道:“仿佛见过一次,只是那时天色昏黑,并没有看清楚。”
  卓夫人笑道:“大师虽然看不清他,他却一定看清了大师的。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哦?”
  卓夫人笑得更神秘,道:“因为这位傅大侠是夜眼,在黑暗中视物,也可以明察秋毫。”
  如意大师的脸上,仿佛起了种奇怪的变化。
  傅红雪的心也在往下沉。昨夜在黑暗中,他并没有看清她,只不过隐约看出了她的胴体的轮廓。
  他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,现在才发现他的眼力不知不觉中已受到损伤,那一定是他在见到铁柜中那老人以后的事。
  难道那老人的眼睛里,竟有种可以令人感觉变得迟钝的魔力?他为什么不让傅红雪看见黑暗中那个女人?她为什么要在黑暗中等待?
  最后的两位见证也被公子羽请了进来,傅红雪竟没有注意这两人是谁。
  他的心又乱了。他不能忘记昨夜的事,也不能将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当作工具。
  陈老板的哀恸,倪宝峰怨毒的眼神,忽然也变得令他无法忍受。
  还有那柄鲜红的剑。这柄剑怎么会到了公子羽手里?剑在他手里,燕南飞人呢?
  这两人之间,究竟有什么样的神秘关系?公子羽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肯露出真面目?
  火炬高燃,石台上亮如白昼。
  傅红雪终于走上了石台,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刀,比平时握得更紧。在他悲伤烦恼,痛苦无助时,只有这把刀,才能给他安定的力量。
  对他说来,这把刀远比盲者的明杖更重要,他与刀之间,已经有了种奇异的感情,一种永远没有任何人能了解的感情,不但互相了解,而且互相信任。
  公子羽凝视着他,一字字缓缓道:“现在你已随时可以拔刀。”
  现在他的剑已在手。无论谁都看得出,他还比傅红雪更有信心。
  傅红雪忽然道:“你能不能再等一等?”
  公子羽眼睛里露出讥诮之意,道:“我可以等,只不过无论再等多久,胜负也不会有所改变的。”
  傅红雪没有听他说完这句话,忽然转身走下石台,走到如意大师面前。
  如意大师抬头看着他,显得惊讶而疑惑。
  傅红雪道:“大师来自何处?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来自九华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王子来自何方?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来自新罗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他舍弃尊荣,为的是什么?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舍身学佛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既然舍身学佛,为何誓不成佛?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只因普渡众生。”
  她神情已渐渐宁静,神情也更庄严,别人却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  原来唐时高宗曾发兵助新罗平乱,新罗王子金乔觉舍曾荣,来华学佛,独上九华驻锡修道,一生事迹与地藏显现者无异,唐德宗贞元十一年金氏圆寂,临终时形显如地藏王菩萨本像,世传以肉身得道,于峰头建肉身殿塔。殿塔四面玲珑,金碧璀璨,四隅有铜缸,多作朱砂翡翠色,中储神灯圣油,可赐人清宁安静,九华弟子多随身而带。
  傅红雪又问道:“王子于今何在?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仍在九华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王子普渡众生,大师呢?”
  如意大师道:“贫尼亦有此愿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既然如此,但望大师赐福,使我心清宁安静。”
  如意大师双掌合十,道:“是。”
  她果然从怀中取出个檀木小瓶,倾出几滴圣油,在傅红雪面颊和手背上轻轻摩擦,口中喃喃低诵佛号,又问道:“你有何愿?”
  傅红雪曼声而吟:“安忍不动如大地,静虑深密如秘藏。”
  如意大师以掌心轻拍他的头顶,道:“好,你去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是,我去。”
  他抬起头,苍白憔悴的脸上已发出了光;不是油的光,是一种安详宁静的宝光。
  他再次走上石台,走过卓夫人面前时,忽然道:“现在我已知道了。”
  卓夫人道:“知道什么?”
  傅红雪道:“知道是你。”
  卓夫人脸色骤然变了,道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  傅红雪道:“该知道的都已知道。”
  卓夫人道:“你……你怎会知道的?”
  傅红雪道:“静虑深密如秘藏。”
  他走上石台,面对公子羽,不但静如磐石,竟似真的已如大地般不可撼动。
  公子羽握剑的手背上已暴出青筋。
  傅红雪看着他,忽然道:“你已败过一次,何必再来求败?”
  公子羽瞳孔收缩,忽然大喝,剑已出鞘,鲜红的剑光,如闪电飞虹。
  只有眼力最利的人,才能看得出飞虹闪电中仿佛有淡淡的刀光一闪。
  “叮”的一响,所有动作突然凝结,大地间的万事万物,在这一瞬间似已全部停顿。
  傅红雪的刀已入鞘。
  公子羽的剑就在他咽喉的方寸之间,却没有刺下去,他的整个人也似已突然凝结僵硬。然后他面上的青铜面具就慢慢地裂开,露出了他自己的脸。
  一张英俊清秀的脸,却充满了惊骇与恐惧。
  又是“叮”的一响,面具掉落在地上,剑也掉落在地上。
  这个人赫然竟是燕南飞。
  火光仍然闪动不息,大殿中却死寂如坟墓。
  燕南飞终于开口,道:“你几时知道的?”
  傅红雪道:“不久。”
  燕南飞道:“你拔刀时就已知道是我?”
  傅红雪道:“是的。”
  燕南飞道:“所以你已有了必胜的把握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的心中已不乱不动。”
  燕南飞长长叹息,黯然道:“你当然应该有把握,因为我本就应该死在你手里。”
  他拾起长剑,双手捧过去,道:“请,请出手。”
  傅红雪凝视着他,道:“现在你的心愿已了?”
  燕南飞道:“是的。”
  傅红雪淡淡道:“那么你现在就已是个死人,又何必我再出手?”
  他转过身,再也不看燕南飞一眼。
  只听身后一声叹息,一滴鲜血溅过来,溅在他的脚下。
  他还是没有回头,苍白的脸上却露出种无可奈何的悲伤。
  他知道这结果。有些事的结果,本就是谁都无法改变的,有些人的命运也一样。
  他自己的命运呢?
  第一个迎上来的是如意大师,微笑道:“施主胜了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大师真的如意?”
  如意大师沉默。
  傅红雪道:“既然大师也未必如意,又怎知我是真的胜了?”
  如意大师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不错,是胜是负,是如意,是不如意,又有谁知道?”
  她双手合十,低喃佛号,慢慢地走了出去。
  傅红雪抬起头时,大厅中忽然已只剩下卓夫人一个人。
  她正在看着他,等他转过头,才缓缓道:“我知道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你知道?”
  卓夫人道:“胜就是胜。胜者拥有一切,负者死,这却是半点也假不得的。”
  她又叹了口气,道:“现在燕南飞已死,你当然已……”
  傅红雪打断了她的话,道:“现在燕南飞已死,公子羽呢?”
  卓夫人道:“燕南飞就是公子羽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真的是?”
  卓夫人道:“难道不是?”
  傅红雪通:“决不是。”
  卓夫人笑了,忽然伸手向背后一指,道:“你再看看那是什么?”
  他的背后是石台,平整光滑的石台忽然裂开,一面巨大的铜镜正缓缓自台下升起。
  傅红雪道:“是铜镜。”
  卓夫人道:“镜中还有什么?”
  镜中还有人。傅红雪正站在铜镜前,他的人影就在铜镜里。
  卓夫人道:“现在你看见了什么?”
  傅红雪道:“看见了我自己。”
  卓夫人道:“那么你就看见了公子羽,因为现在你就是公子羽。”
  傅红雪沉默。她说他就是公子羽,他居然沉默。
  有时沉默虽然也是种无声的抗议,但通常都不是的。
  卓夫人道:“你绝顶聪明,从如意大师替你擦油在手上,就猜出昨夜的女人不是她,是我。”
  傅红雪依然沉默。
  卓夫人道:“所以现在你一定也能想得到,为什么你就是公子羽。”
  傅红雪忽然道:“现在我真的就是公子羽?”
  卓夫人道:“至少现在是的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要到什么时候才不是?”
  卓夫人道:“直到江湖中又出现个比你更强的人,那时……”
  傅红雪道:“那时我就会像今日之燕南飞。”
  卓夫人道:“不错,那时你非但不是公子羽,也不再是傅红雪。那时你就已是个死人。”
  她笑了笑,笑得妩媚甜蜜:“可是我相信十年之内江湖中决不会再出现比你更强的人,所以现在这一切都已是你的,你可以尽情享受所有的声名和财富,也可以尽情享受我。”
  傅红雪的刀已握紧,道:“你永远是公子羽的女人?”
  卓夫人道:“永远是。”
  傅红雪盯着她,手握得更紧,握着他的刀。
  他忽然拔刀。刀光一闪,铜镜分裂,就像燕南飞脸上的青铜面具般裂成两半。铜镜倒下时,就露出了一个人,一个老人。
  铜镜后是间精雅的屋子,角落里有张华丽的短榻。
  这老人就斜卧在榻上。他已是个很老很老的人,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像是已受过天地间诸魔群鬼的祝福,仍然保持着年轻。这双眼睛,就是傅红雪在铁柜里看到过的那双眼睛。
  这双眼睛此刻正在看着他。
  傅红雪的刀已入鞘,刀锋似已在眼里,盯着他道:“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公子羽是谁。”
  老人道:“谁知道?”
  傅红雪道:“你。”
  老人道:“为什么我知道?”
  傅红雪道:“因为你才是真正的公子羽。”
  老人笑了。笑并不是否认,至少他这种笑决不是。
  傅红雪道:“公子羽所拥有的名声权力和财富,决不是容易得来的。”
  世上本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尤其是名声、财富和权力。
  傅红雪道:“一个人对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,一定很舍不得失去。”
  任何人都如此。
  傅红雪道:“只可惜你已老了,体力已衰退,你要想保持你所拥有的一切,只有找一个人代替你。”
  公子羽默认。
  傅红雪道:“你要找的,当然是最强的人,所以你找上了燕南飞!”
  公子羽微笑道:“他的确很强,而且还年轻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所以他经不起你的诱惑,做了你的替身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他本来一直做得很好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只可惜他败了,在凤凰集,败在我的刀下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对他说来,实在很可惜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对你呢?”
  公子羽道:“对我一样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一样?”
  公子羽道:“既然已经有更强的人可以代替他,我为什么还要找他?”
  傅红雪冷笑。
  公子羽道:“可是我答应他,只要他能在这一年中击败你,他还是可以拥有一切!”
  他再强调:“我是要他击败你,并不是要他杀了你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因为你要的是最强的人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是的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他认为我的刀法中,最可怕的一点就是拔刀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所以他苦练拔剑。只可惜一年后他还是没有把握能胜你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所以他更想得到大悲赋和孔雀翎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所以他错了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这也是他的错?”
  公子羽道:“是!”
  傅红雪道:“为什么?”
  公子羽道:“因为他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早已在我手里。”
  傅红雪闭上了嘴。
  公子羽道:“他也不知道,这两样东西根本没有传说中那样可怕,他纵然能得到,还是未必能有取胜把握。”
  传说中的一切,永远都比真实的更美好。傅红雪明白这道理。
  公子羽道:“我早已看出你比他强,因为你有种奇怪的韧力。”
  他解释道:“你能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痛苦,也能承受别人无法承受的打击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所以这一战你本就希望我胜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所以我才会要卓子陪你。我不想你在决战时太紧张。”
  傅红雪又闭上了嘴。现在他终于已明了一切,所有不可解释的事,在这一瞬间忽然都已变得很简单。
  公子羽凝视着他道:“所以你现在已是公子羽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我只不过是公子羽的替身而已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可是你已拥有一切!”
  傅红雪道:“没有人能真的拥有这一切,这一切永远是你的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所以……”
  傅红雪道:“所以我现在还是傅红雪。”
  公子羽的瞳孔突然收缩,道:“这一切你都不愿接受?”
  傅红雪道:“是的。”
  瞳孔收缩,手又收紧。握刀的手。
  过了很久,公子羽忽然笑道:“你看得出我已是个老人。”
  傅红雪承认。
  公子羽道:“今年你已有三十五六?”
  傅红雪道:“三十七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你知道我有多大年纪?”
  傅红雪道:“六十?”
  公子羽又笑了。
  一种很奇怪的笑,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讥诮和哀伤。
  傅红雪道:“你不到六十?”
  公子羽道:“今年我也三十七。”
  傅红雪吃惊地看着他,看着他脸上的皱纹和苍苍白发。
  他不能相信。可是他知道,一个人的衰老,有时并非因为岁月的消磨;有很多事都可以令人老。
  相思能令人老,忧愁痛苦也可以。
  公子羽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老的?”
  傅红雪知道。一个人的欲望若是太多,太大,就一定会老得很快。欲望就是人类最大的痛苦。
  他知道,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——既然已知道,又何必再说出来。
  公子羽也没有再解释。他知道傅红雪一定已明白他的意思。
  “就因为我想得太多,所以我老;就因为我老,所以我比你强。”
  他说得很婉转:“你若不是公子羽,你也就不再是傅红雪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我是个死人?”
  公子羽道:“是的。”
  傅红雪坐了下来,坐在短榻对面的低几上。
  他很疲倦。经过了刚才那一战,只要是个人,就会觉得很疲倦。
  可是他心里却很振奋。他知道必将有一战,这一战必将比刚才那一战更凶险。
  公子羽道:“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我不必。”
  公子羽在叹息,道:“你一定知道我很不愿让你死。”
  傅红雪知道。要再找他这样一个替身,决不是件容易事。
  公子羽道:“可惜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我也没有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你什么都没有。”
  。 傅红雪不能否认。
  公子羽道:“你没有财富,没有权力,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我只有一条命。”
  公子雪道:“你还有一样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还有什么?”
  公子羽道:“声名。”
  他又在笑:“你若拒绝了我,我不但要你的命,还要毁了你的声名。我很有法子!”
  傅红雪道:“你好像什么都有。”
  公子羽也不否认。
  .
  傅红雪道:“你有财富,有权力,手下的高手如云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我要杀你,也许并不需要他们。”
  傅红雪道:“你什么都有,只少了一样。”
  公子羽道:“哦?”
  傅红雪道:“你已没有生趣。”
  公子羽在笑。
  傅红雪道:“就算公子羽的声名能永远长存,你也已是个死人。”
  公子羽的手也握紧。
  傅红雪道:“没有生趣,就没有斗志。所以你若与我交手,必败无疑。”
  公子羽还在笑,笑容却已僵硬。
  傅红雪道:“你若敢站起来与我一战,若能胜我,我就将这一生卖给你,也无怨言。”
  他冷笑,接着道:“可是你不敢,”
  他盯着公子羽。他的手里有刀,眼睛有刀,话里也有刀。
  公子羽果然没有站起来。是因为他真的站不起来?还是因为卓夫人的手?她的手已按住了他的肩。
  傅红雪已转过身,慢慢地走出去。
  公子羽看着他走出去。
  他走路的姿态,还是那么奇特,那么笨拙,可是别人看着的时候,眼中却只有崇敬。
  无论谁看着他时都一样。
  他的手一直紧握着刀柄,却没有拔出来。
  ——我不杀你,只因为你已是个死人。
  一个人的心若死了,就算他的躯壳还存在也没有用的。他知道她为什么按住公子羽,因为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。
  她永远是公子羽的女人。在她心中,真正的公子羽只有一个,永远没有别人能代替,不管他老了也好,死了也好,都永远没有别人能代替。所以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。
  这一点他是否能明白?要到几时才明白?春蚕的丝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死时才能吐尽?
  夕阳西下。傅红雪站在夕阳下,站在孔雀山庄的废墟前。暮色凄迷,满目疮痍。
  他抽出一封素笺,摆在他朋友们的坟墓前。
  雪白的纸,死黑的字。
  这是公子羽的讣闻。传遍天下的讣闻,无疑也震动了天下。
  尘归于尘,土归于土,人总是要死的。
  他长长吐出口气,抬头望天。暮色已渐深,黑暗已将临。
  他心里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平静,因为他知道黑暗来临的时候,明月就将升起。
  酒在杯中,杯在手中。
  公子羽把酒面对小窗,窗外有青山翠谷,小桥流水。
  一双手按在他肩上,如此美丽,如此温柔。
  她轻轻地问:
  “你几时才下定决心,肯这么做的?”
  “直到我真正想开的时候。”
  “想开了什么?”
  “一个人活着是为了什么?”他的手也轻轻按在她的手上。“人活着,只不过为了自己心安快乐。若是连生趣都没有,那么就算他的声名、财富和权力都能永远保存,又有什么用?”
  她笑了。笑得那么甜蜜,那么温柔。
  她知道他真的想开了。
  现在别人虽然都认为他已死了,可是他却还活着,真正地活着,因为他已懂得享受生命。
  一个人要能真正懂得享受生命,那么就算他只能活一天,也已足够。
  “我知道公孙屠他们一定活不长的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我已在他们心里播下了毒种。”
  “毒种?”
  “那就是我的财富和权力。”
  “你认为他们一定会为了争夺这些而死?”
  “一定。”
  她又笑了。笑得更温柔,更甜蜜。
  她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做,因为他要为她赎罪;他一心要求自己的心安和快乐。
  现在一切都已成过去。
  他把酒对青天,却没有再问明月何处有。
  他已知道他的明月在何处。
  一间寂寞的小屋,一个寂寞的女人。
  她的生活寂寞而艰苦,可是她并不怨天,因为她心安,她已能用自己的劳力去赚取自己的生活,已用不着去出卖自己。也许她并不快乐,可是她已学会忍受。
  ——生命中本就有许多不如意的事,无论谁都应该学会忍受。
  现在一天又已将过去,很平淡的一天。
  她提着篮衣服,走上小溪头。她一定要洗完这篮衣服,才能休息。
  她自己的衣襟上戴着串小小的茉莉花,这就是她惟一的奢侈享受。溪水清澈,她低头看着,忽然看见清澈的溪水中倒映出一个人。
  一个孤独的人,一柄孤独的刀。
  她的心开始跳。她抬起头就看见一张苍白的脸。
  她的心又几乎立刻要停止跳动。她已久不再奢望自己这一生中还有幸福,可是现在幸福已忽然出现在她眼前。
  他们就这样互相默默地凝视着,很久都没有开口。幸福就像是鲜花般在他们的凝视中开放。
  此时此刻,世上还有什么言语能表达出他们的幸福和快乐?
  这时明月已升起。
  明月何处有?
  只要你的心还未死,明月就在你的心里。
  旧雨楼·slqlzf 扫描 旧雨楼·流光无痕 OCR

 

 

资料收集于旧雨楼·清风阁

本书由“云中孤雁”免费制作